黄金和日元孰“避险”?

佚名

2019-05-15 14:37 来源:中金网
?

  美元、黄金、日元是几大主流避险资产。今年以来风险事件频发,但在强势美元辉映下,黄金、日元的避险属性均被打上了问号。专家表示,定义避险资产的标准不在于持有该资产能否对冲损失,而是可以保持收益的稳定性,使得投资组合有一定收益。

  黄金不如美元稳定“避险资产指的是随着市场变化,价格不会波动太大的一类较为稳定的资产。避险资产应当至少具备三个基本特质——低利率(容易转换套利以确保货币流动性)、庞大的国际收支净头寸、高度发展的金融市场。”中信证券(600030,股吧)分析师明明、余经纬表示,通常而言,美元、黄金、日元具有避险属性,但是在不同风险事件下则具有不同的表现。例如:流动性危机发生时,以2008年的金融危机为例,美元指数在事件发生时快速下行,但是随着危机向其他国家发展,又促使美元走强;而政治事件引发的风险情绪对美元指数短期影响较大,但并不会发展成长期趋势。

  明明、余经纬同时指出,黄金由于是以美元计价,与美元息息相关。从数据走势来看,美元比黄金更加稳定,更适合作避险资产。但从相关系数而言,黄金更有助于投资者降低投资组合的风险。

  世界黄金协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近日联合发布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在不确定性较大和非常规货币政策的环境下,黄金的属性可帮助投资者改善其投资组合表现;黄金保护资金免受通货膨胀和货币贬值所带来的财富侵蚀;黄金还是流动性很强的资产,没有信用风险或交易对手风险。“黄金提供了适当的多样化,可以抵消股市下跌时的损失。”报告以中国市场为例称,黄金与中国股市的关联性较低,而且这种关联性在尾部事件(即股市下跌超过两个标准差时)中变为负值。报告指出,自2002年以来,黄金平均年化收益率高达8%,高于债券和股票,而且其收益率一直很稳定。在较短的时间内,它也表现良好:从2年和10年的表现来看,黄金的回报率与债券相当,并远优于股票和大宗商品指数。

  报告同时指出,黄金保护投资者免受通货膨胀。“在中国高通胀时期(CPI高于3%),黄金的年平均实际回报率为13%,而较低通货膨胀期间的年平均回报为3%,这进一步证实了黄金作为财富储备和对冲通货膨胀的双重作用。”

  “作为硬通货,黄金通常作为应对危机的首选资产受到追捧。近十年黄金经历两轮牛市,2008-2012年和2016年上半年,分别对应着全球流动性极度宽松和欧债危机爆发(体现抗通胀和避险属性),以及全球经济下行风险上升(体现避险属性)。”莫尼塔分析师钟正生、周韫丽表示,“但在全球经济上行时期,因黄金交易仅有利得而无利息,其比较优势将不复存在。追求稳定现金流收益的投资者将不再青睐黄金,而可能转向债券一类资产。”

  “黄金是较为传统的避险资产,特别是当信用货币失去秩序时,更能发挥其作用。”明明、余经纬指出,然而,“近期贸易争端、全球经济增长不确定性较大,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价格下降受美元影响因素大。此外,通胀数据支撑利率进一步攀升,从名义利率上升和通胀稳定的角度来看,实际利率将上升,这反而增加了持有黄金的成本。”

  从与VIX指数相关性看,明明、余经纬指出,美元和VIX变化基本没有关系,美元指数相对稳定,欧元和日元汇率变化也多受美元的影响小幅变化。黄金价格走势在2008年前较为稳定,在2008年之后向商品价格趋近,短期波动较大,且长期趋势明显。

  综合而言,明明、余经纬指出,尽管黄金一直被人们认为是避险资产,但从数据表现来看,已逐渐失去了作为避险资产的优势。“特别是在2008年之后,金融体系完善,监管加强,美元等信用货币在发行国经济基本面上行的推动下逐步扩大自己的影响。从数据来看,当风险事件发生时,VIX指数突增,美元、日元和黄金通常升值,但美元相对更为稳定,少有出现变化超过5%。此外,从相关系数来看,风险事件发生时,美元与VIX呈负相关,日元和黄金则摇摆不定且相关系数绝对值变化较大,部分时间段内黄金和VIX相关系数甚至超过0.7。”他们表示,“定义避险资产的标准不在于持有该资产能否对冲损失,而是应看持有该资产时是否可以保持一如既往的收益,使得投资组合有最低收益。如此看来,美元近年来在风险事件面前表现相对更为稳定,因而成为热门的避险资产。”

  “美国作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依然动力强劲,令黄金相对生息资产的比较劣势进一步扩大。与此同时,作为计价货币的美元的坚挺,也压制着黄金的上行通道。”钟正生、周韫丽指出,只要美元仍处高位震荡,黄金就难走出一波非常亮眼的行情。

  日元避险属性明显

  彭博经济学家Yuki Masujima表示,避险货币通常拥有低利率、可观的国际投资净头寸、高流动性金融市场三种属性,且与VIX有较高的相关性。短期来看,SCI(避险货币系数)处于避险范围内;长期来看,货币的避险地位和货币国际化有密切关联。

  “首先,日本的长期通缩使得日本央行需要保持长期低利率。其次,日本拥有规模庞大的国际投资净头寸。第三,日元流动性好。”国金证券(600109,股吧)分析师边泉水表示,这三个因素为日元成为避险货币奠定了基础。

  钟正生、周韫丽也表示,日元之所以避险,与日本长期低利率有关。“投资者借入低息日元后,兑换为高息货币,并在风险爆发时平盘,日元随之升值。”他们指出,前段时间欧洲政坛风险事件频发,正是平盘操作推升了日元汇率。

  边泉水指出,VIX上行,美元/日元隐含波动率上行,通常预示着日元升值。“当VIX走高,股市受到影响,可能会改变市场对央行货币政策预期,国际资金流入避险货币,促使该货币升值。

  另外,美元/日元外汇期权隐含波动率走高,也意味着避险情绪上升,一般会推动日元升值。”边泉水表示,“当前,美元/日元和美元/日元的隐含波动率以及VIX处于反比状态,日元避险属性明显。”“SCI表明,自2002年到2017年底,日元大部分时间都处于避险范围内。”边泉水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VIX指数每上升1个百分点,日元就会升值0.13%;而美国和日本两年期国债利率差每上升1个百分点,日元就会升值11.4%。

  今年以来,在主要经济体货币中,仅有日元对美元升值。但从北京时间3月23日特朗普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至上周五,美元兑日元涨4.4%。

  就日元在迄今为止的贸易战风波中“遇冷”的原因,钟正生、周韫丽认为,“目前全球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的威胁尚未体现,因而日本投资者不仅没有平盘需求,反而可能因为日美利差的走扩或节节攀升的美股而加大对美投资,这显然不能构成平盘进而推升日元的动力。”在他们看来,目前很难预判是否还会有风险事件发生,从而触发套利交易平盘,进而推升日元。

  建行金融市场交易中心汇率交易团队则表示,纵观下半年全球风险事件,英国“脱欧”之路并非一番坦途,西班牙、意大利等国政治风险重重,中美贸易摩擦难在短期内结束,全球避险情绪高涨利好日元走强。

  瑞银日前表示,日本央行可能逐步结束超宽松时代,对10年期日债价格造成压力,并使日元升值。瑞银指出,由于日本利率相对低,故持有日元的成本也低,大约在每年8个基点。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责编: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