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中国外汇市场迎巨变:从外汇紧缺到外储世界第一

佚名

2019-05-15 14:37 来源:中金网
?

原标题:40年中国外汇市场迎巨变:从外汇紧缺到外储世界第一

40年中国外汇市场迎巨变:从外汇紧缺到外储世界第一

  图为2002年3月21日,美国花旗银行上海分行正式对外营业。这是国内首家获准经营国内居民和企业外汇业务的独资外资银行。

  (新华社发)

40年中国外汇市场迎巨变:从外汇紧缺到外储世界第一

  图为在芬兰罗瓦涅米,一名中国游客使用支付宝消费。

  谢尔盖·斯捷潘诺夫摄(新华社发)

40年中国外汇市场迎巨变:从外汇紧缺到外储世界第一

  图为北京友谊商店外币兑换处。

  图片来源于网络

40年中国外汇市场迎巨变:从外汇紧缺到外储世界第一

  图为位于上海的建行首家“无人银行”内的外币自助兑换机。

  王 冈摄(人民视觉)

40年中国外汇市场迎巨变:从外汇紧缺到外储世界第一

  曾经的外汇券。

  图片来源:中国人民银行贵阳中心支行

  国庆假期,北京居民邓晓静和家人一同去日本旅行,境外支付的便利度让她消费格外顺畅。“支付宝、微信,再加上银联卡,花钱的事儿基本都能搞定。”出国前,她曾换了一些外币,最终只在买饮料、打出租车时用了一点。

  从外汇收支计划管理到个人每年5万美元便利化额度以及跨境外汇支付业务试点,从不接受外国投资到如今引资规模世界第二,从外汇紧缺到外汇储备规模世界第一,从人民币汇率仅作为核算工具到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相关人士指出,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外汇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开放程度、市场化程度不断提升,外汇管理体制改革不断推进。今年以来,中国相关部门多次表示将持续深化外汇管理改革,扩大外汇市场开放,未来还有更多新期待。

  告别外汇券

  境外支付选择多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外汇紧缺,当时为了增加外汇,国家对外汇管理很严格。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殷强回忆,“我是1987年去日本留学的,那时国家鼓励出国留学,但因为外汇紧缺,想换点外汇很难。公派留学的,政府会根据学生要去的国家、距离等批准相应金额的外汇,数额也只能满足基本的生活需要。而且要拿着护照到当地的中国银行指定窗口去换取,换完之后银行给盖个章,意思就是这本护照已经换过外汇了,不能换取第二次了。自费留学的人也就能换一点基本的路费。”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介绍,当时为了鼓励外汇流入,国家除了用人民币等值兑换老百姓手中的外汇之外,还会额外给一定数量的外汇券。这种外汇券相当于优惠券,持有它,可以去特定的商店购买进口商品。这在当时是非常令人羡慕的事情。

  “外汇券印刷十分精美,我印象特别深刻。”殷强说,那时候外汇券可不是谁都能有的,来华访问的外国人、归国的华侨等都要拿着外币才能换成外汇券在国内使用,这既方便了他们购物,也给国家增加了外汇。

  “外汇券当时很有‘威信’,老百姓都对它很感兴趣。”殷强说,“外汇券面额虽然与人民币等值,但在市场上外汇券往往比人民币更‘值钱’。那时候同学的哥哥当海员,他回来可以换一些外汇券,我们就跟他用人民币换一些外汇券,然后拿来买胶卷等摄影设备。当时我用3.8元的外汇券就买到了富士的彩色胶卷,而它的市场价则要达到8元左右。”

  如今,中国已彻底告别了外汇紧缺的历史局面,外汇储备规模更是位居世界第一。国内到处都可以买到进口商品,外汇券也早已退出历史舞台,国内居民换汇额度、便捷度大幅提升,来华的外国人、归侨在国内购物、支付也方便了许多。

  2007年,中国开始实施个人年度便利化额度管理,结汇和购汇的年度便利化额度统一为等值5万美元。额度内可凭有效身份证明直接在银行办理,超过便利化额度的,经常项目项下凭有效身份证明及真实性证明材料也可在银行办理。

  “现在出国换汇确实方便多了,不少大银行都可以换外币,额度也提高了很多。不是非常大额的也不需要提前预约,可以即换即取。老百姓有了更多的换汇渠道,程序简单了很多。而且现在我们的银联卡在不少国家可以直接刷,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电子支付手段也很便利。”殷强说。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全国共有支付宝、财付通、银联电子等33家支付机构参与了跨境外汇支付业务试点,为境内机构和个人集中办理小额购物和机票、酒店、留学等项目的跨境外汇资金收付及相关结售汇业务。

  18年前赴美国留学、现定居于美国的王杰对记者说,“这些年回国探亲明显感觉到购物、支付更加方便了,我们回国办的很多银行卡都可以国内国外通用,而且常用微信跟国内亲友沟通,微信支付也基本可以应付大部分支付需求了。”

  曾经创汇为先

  如今更注重用好汇、管好汇

  “包括个人用汇在内,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外汇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开放程度、市场化程度不断提升,外汇管理体制改革不断推进,效果逐步显现。”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副会长吴念鲁表示,40年来,中国外汇领域出现了重大转变,包括从统一集中的外汇结售汇制度向意愿结售汇制度转变,从过分强调创汇向着重于用好汇、管好汇转变,从大力引进外资向高质量地引进外资转变,从被动的外汇风险管理向主动的外汇经营管理转变,由国家担负外汇储备风险向各经济主体自担风险转变,外汇储备资产进一步向储备资产多元化转变,人民币由部分可兑换向可兑换转变。

  业内人士介绍,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外汇收支实行全面的高度集中的指令性计划,统收统支、以收定支、基本平衡、略有节余。对外基本不举借外债,不接受外国来华投资。人民币汇率基本以行政办法决定,汇率是计划核算和结算工具。

  如今,中国经常项目已实现完全可兑换,资本项目可兑换程度大幅提高,其中直接投资已实现基本可兑换、证券投资项下可兑换程度逐步提高、跨境债权债务实行宏观审慎管理。人民币汇率制度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责编: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