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利贷盯上浦东无业迁二代警方捣毁四大放贷公司

佚名

2019-06-14 17:21 来源:中金网
?

堪比港片中的黑道讨债、老来卖房偿子债的辛酸悲剧,正发生在快速城市化的浦东远郊。日前,浦东警方捣毁了四个讨债团伙和一个网络赌博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59名。其中,赌徒和高利贷借款人大多是当地农民动迁户的孩子。

动迁户的孩子迷上了网络赌博,借了高利贷,欠下一大笔钱。他们不敢回家,讨债的便隔三差五上门骚扰他们的父母,胡搅蛮缠、语言威胁、跟踪盯梢、油漆刷墙、堵钥匙孔,手段用尽。有的父母不堪其扰,只好变卖动迁房,替子偿债。

噩梦:浦东南片拆迁户被盯上了

2014年末,祝桥镇政府工作人员向浦东公安分局治安部门反映:近期收到该镇多户动迁居民的联名求助,不知如何应对。这些家庭有两个共同特点:一是动迁不久;二是家中有尚未就业的子女。困扰着这些家庭的噩梦是赌博。

根据2013年初的公开资料,祝桥镇近几年迎来了大开发、大建设,一大批农民进行了动迁安置。从早期的千汇苑、祝和苑等小区开始,祝桥镇造了一个又一个动迁安置小区。承办民警指出,在此次发案的惠南镇、三林镇、祝桥镇,动迁安置社区都“特别多”。

这些“迁二代”是怎样一群人?他们大多20岁出头,最小的出生于1994年,教育程度一般,普遍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他们没有工作,也没有找过工作;他们和家庭的关系疏离,以本地同学圈子为主要社交活动范围,不少人长期不在家生活,甚至警方也找不到他们。

办案民警还告诉记者,“迁二代”被高利贷盯上,除了自甘沉沦,还因为放贷公司看中动迁户家中有房,一旦难以还款,还可以卖房还债,放贷“得手”的可能性更大。

孽债:三个月欠下130万元

赌博团伙、放贷公司、讨债公司互相勾结,在他们的逼迫下,“迁二代”们欠下了惊天债务。

其中最小的是1994年生人,家住在三林镇,父母都已退休。他欠了2万元赌债,经“同学”介绍,到放贷公司的办公室谈判。放贷人说,可以借你3万元,但是欠条上要写5万元,你可同意?借钱翻本,又添新债,于是又如法炮制,打出一张7万元的欠条。

放贷公司按照每月30%计息,欠债最多者,在短短三个月内就欠下了130万元债务。

欠债的赌徒在外避风头,遭罪的是他们的父母。

20多岁的小朱给别人打出一张7万元欠条。去年除夕夜,讨债公司来找朱某,他不在家,父母不愿与这些无赖接触。讨债公司先砸窗,过了几天又堵上了朱家门锁;第三次,讨债公司威胁朱家父母:若不还债就打断朱某的手脚。

办案民警介绍,讨债公司的手段也升级到“2.0版”。他们仍会把借款人非法拘禁在出租屋内,但是针对赌徒的父母,“软暴力”已经成为主流手段。

收网:捣毁四大放贷公司

浦东公安分局治安支队梳理了近一年多来发生的“讨债类”110报警信息后展开调查,但遭到阻碍:因为被“讨债”的,不是自己参与了赌博就是参赌人员的家属,面对警方询问欠债原由,他们害怕受到法律处罚,自然是讳莫如深。

经过警方的不懈努力,两位报警人站了出来:一户家庭里的女儿因信用卡欠费向放贷公司借钱,无力偿还,放贷者多次上门滋扰;另一户家庭里的儿子网络赌博输了钱,经一方姓中年男子介绍、担保,借得高利贷却无力偿还,期间他还遭受了非法拘禁。

由此,警方逐渐摸清了讨债人背后隐藏着的“放贷公司”“讨债公司”。

经查,放贷公司骗取银行贷款后,以“投资公司”名义,提供最高每月30%的高利贷,迫使借款人写下高于所借款项一倍的欠条,借款时预先扣除利息。借款人届期无法还款则采用软暴力手法讨债。其中一些公司还与以马某为首的一个网上“百家乐”赌博团伙配合紧密。

5月20日,在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支持下,浦东警方分六个小组展开收网,彻底捣毁了以朱某、李某、王某、张某为首的四家放贷公司,以及马某的网络赌博团伙。总共抓获59人,43人被刑事拘留、3人被取保候审。(堪比港片中的黑道讨债、老来卖房偿子债的辛酸悲剧,正发生在快速城市化的浦东远郊。日前,浦东警方捣毁了四个讨债团伙和一个网络赌博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59名。其中,赌徒和高利贷借款人大多是当地农民动迁户的孩子。

  动迁户的孩子迷上了网络赌博,借了高利贷,欠下一大笔钱。他们不敢回家,讨债的便隔三差五上门骚扰他们的父母,胡搅蛮缠、语言威胁、跟踪盯梢、油漆刷墙、堵钥匙孔,手段用尽。有的父母不堪其扰,只好变卖动迁房,替子偿债。

  噩梦:浦东南片拆迁户被盯上了

  2014年末,祝桥镇政府工作人员向浦东公安分局治安部门反映:近期收到该镇多户动迁居民的联名求助,不知如何应对。这些家庭有两个共同特点:一是动迁不久;二是家中有尚未就业的子女。困扰着这些家庭的噩梦是赌博。

  根据2013年初的公开资料,祝桥镇近几年迎来了大开发、大建设,一大批农民进行了动迁安置。从早期的千汇苑、祝和苑等小区开始,祝桥镇造了一个又一个动迁安置小区。承办民警指出,在此次发案的惠南镇、三林镇、祝桥镇,动迁安置社区都“特别多”。

  这些“迁二代”是怎样一群人?他们大多20岁出头,最小的出生于1994年,教育程度一般,普遍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他们没有工作,也没有找过工作;他们和家庭的关系疏离,以本地同学圈子为主要社交活动范围,不少人长期不在家生活,甚至警方也找不到他们。

  办案民警还告诉记者,“迁二代”被高利贷盯上,除了自甘沉沦,还因为放贷公司看中动迁户家中有房,一旦难以还款,还可以卖房还债,放贷“得手”的可能性更大。

  孽债:三个月欠下130万元

  赌博团伙、放贷公司、讨债公司互相勾结,在他们的逼迫下,“迁二代”们欠下了惊天债务。

  其中最小的是1994年生人,家住在三林镇,父母都已退休。他欠了2万元赌债,经“同学”介绍,到放贷公司的办公室谈判。放贷人说,可以借你3万元,但是欠条上要写5万元,你可同意?借钱翻本,又添新债,于是又如法炮制,打出一张7万元的欠条。

  放贷公司按照每月30%计息,欠债最多者,在短短三个月内就欠下了130万元债务。

  欠债的赌徒在外避风头,遭罪的是他们的父母。

  20多岁的小朱给别人打出一张7万元欠条。去年除夕夜,讨债公司来找朱某,他不在家,父母不愿与这些无赖接触。讨债公司先砸窗,过了几天又堵上了朱家门锁;第三次,讨债公司威胁朱家父母:若不还债就打断朱某的手脚。

  办案民警介绍,讨债公司的手段也升级到“2.0版”。他们仍会把借款人非法拘禁在出租屋内,但是针对赌徒的父母,“软暴力”已经成为主流手段。

  收网:捣毁四大放贷公司

(责编: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