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的噩梦:撸口子大军难防 网贷业逾期率严重注水

佚名

2019-04-28 16:40 来源:中金网
?

从信贷记录来看,可能百分之六七十以上的借款人都在多个P2P平台有过贷款申请记录,首次申请的较少。我们在审核过程中有一些风控规则,比如一个月之内如果连续在超过三家以上的平台有过申请记录,我们是需要拒件的,一审通过率平均在30%左右。”

万亿体量的网贷行业,借款人数量在千万人以上,这其中,百分之六七十以上的借款人存在多次借贷行为。信审员的道德风险也侧面帮助劣质客户可以在 各处平台借到钱,“飞单群”的存在让借款人和信审员“皆大欢喜”。市场上公开的逾期率不可信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然而用什么样的手段才能使逾期率降到个位 数,并且还让人揪不出毛病?

以下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与弹钱吧CEO薛俊龙的采访对话。

关于逾期:零点几的逾期率不是真的

NBD:国内信贷市场规模、借款人数量有多少呢?

薛俊龙:数量很难估计,截至2018年6月末,持牌小贷公司的待收规模约9700亿,小贷公司一共是8394家。P2P行业待收规模巅峰时期已 经超过这个值了,应该是在万亿以上的级别。经过这一轮雷潮,下滑了一些。借款人数量上,估计在1000万以上,假设都是真标,粗略估算一下,市场规模一万 亿,一半个人贷款,一半企业贷款,企业余额按平均一家80万计算,那么企业贷款客户数量为5000亿除以80万,差不多60多万家。剩下的5000亿,如 果单人借款平均在3万左右,个人贷款客户数量差不多1700万。

NBD:缩量的话,大概会缩多少?

薛俊龙:缩量是从P2P雷潮后开始的,7月开始整个行业出现了下滑,有些主流性平台“进一块钱要流出两块钱”,也就是说每月不仅没有增量,而且 在降,交易额要缩减到一半。7月中旬开始,整个行业一周的净流出额就达到40多个亿。8月19号到25号,当周的净流出环比减少35亿,也就是说净流出额 没有那么大但还在流出。

NBD:他们的信用水平、家庭条件一般处于什么范围呢?

薛俊龙:借款人分个人借款人和公司借款人。这个问题应该主要谈个人借款人,根据我的经验,大部分借款人家庭条件一般,信用水平也属于一般。这部分客户从银行往往不能获得便捷的金融服务,也是普惠金融真正服务的群体。当然相对银行的优质客户来讲,相对是偏差的。

NBD:多头借贷的情况如何?

薛俊龙:从信贷记录来看,可能百分之六七十以上的借款人都在多个P2P平台有过贷款申请记录,首次来申请借款的基本上很少。我们在审核过程中有一些风控规则,比如一个月之内如果连续在超过三家以上的平台有过申请记录,我们是需要拒件的,一审通过率平均在30%左右。

NBD:存不存在套现这种行为?

薛俊龙:信用卡套现是借款用户群中常常存在的现象。我们的客户大部分是有消费场景的,需要线下面签放款,和纯线上借贷模式还有些不同。我们的客 户有一些信用卡额度余额还很高,三四十万的额度,只用了几万块,还有很高的额度,但他就不愿意套现信用卡,来找我们借钱。我们也问过客户为什么,部分客户 说信用卡账单会寄到家里,不希望被家里人知道。纯线上借款那些客户的额度一般来说比较低,存在套现的可能性,而且线上P2P平台也不会核实太多信息,主要 还是做一个大数据爬取工作,信用卡套现行为还是比较常见的。

NBD:如果借款人被某家平台放款了,其他平台会接收吗?

薛俊龙:这个要看具体情况,要看是哪家平台放款的。以前有些现金贷平台,他们的放款逻辑是这样,别家平台有给你放过款的话,我就直接给你放款,信审都不做。其实,这也是一种风控思路,包括很多合规的P2P,也会参考别人家的授信,相当于直接利用别人的风控了。

NBD:这种借款人(违约)风险很高吧?

薛俊龙:不一定。比如行业里有一种针对互联网银行客户的二次贷,只要你有微粒贷的额度,就可以再给你增加一个小的额度放款给你。如果经过互联网 银行的审核后,给借款人的额度是几万,平台给他几千的额度,是没有太大风险的。就算最后出现逾期,从借款人角度看,也是优先去还几千的小额贷款,因为面对 同样的催收,小额借款凑一凑还是能凑出来的,但是十万二十万的额度,真还不起就不还了。

NBD:信贷行业的逾期率水平大概是怎样的?

薛俊龙:现在对外公开数据其实都是注水的,零点几的逾期率绝对不会是真的。据我了解,现金贷的话,比较优秀的公司,基本上逾期率在两位数,劣质公司什么样的借款人都放,坏账率就更高了。但是坏账和逾期率是可以美化的,尤其是纯线上的平台。

第一种美化方式,是借助分期和一次性还本付息的区别。打个比方,如果10个月的贷款,到期之后一次性还款,假如某平台借款人借1000块,约定 好10个月之后还1100块钱,年化12%,但是借款人逾期了,一分钱都没有还,或者是还了部分,这一笔的逾期率是百分之百。但是,如果把这一千块钱分成 十期来还,每一期还本息110,逾期率100÷1000,只有10%。这是产品结构造成了逾期数据在早期会比较美观,所以,那种做36期,前期逾期率低是 正常的,不同的产品不能横向去比较。

第二种造假方式,是做展期。比如说多次借贷,一次借款之后,马上M3了(逾期3个月以上,这种情况一般定义为坏账),借款人还欠500还不上。 这个时候,有些平台就会跟借款人说你再复借一个500块,前面的账就给你核销掉,相当于借新还旧,就没有M3这个数据了。可是,借款人接下来借的这500 块钱肯定还是还不上。快到下个M3时,再给你做一次续期,这次续期可能就需要借款600,因为他前面一分钱利息都没有还,平台就会把逾期的本金算上去加到 600,但是这个逾期并不会出现在平台的统计数据中。

关于“撸口子”:纯线上审核难防范

NBD:如果银行、网贷机构等逾期率未达到红线,是否会将放款条件放宽,给原本不能借到钱的人下额度?

薛俊龙:不太会有这种想法,除非有几种情况。第一,在资金面非常宽松的情况下冲量。第二,企业要去资本市场融资,讲故事,要有足够大的交易额。在现阶段,尤其从7月份开始,每家平台都缺钱。

NBD:给某个借款人做信用评级与授信建议,日常工作流程是怎么样的?

薛俊龙:流程上每家都不太一样。以我们线下为例,第一步,获客,有很多种方式,其中一种为和场景方合作,比如我们和车商合作,有客户去买车,就 让车商将客户推荐给我们,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消费分期场景。第二步,一审环节,客户做相应的大数据评估,包括电信大数据、银行卡流水、征信查询等。第三步, 通过一审评估的客户就会进入到线下的面签环节,我们要做现场拍照、搜集更多资料,电审等二审三审工作,对于有疑问的还要打回去让客户经理重新跟进。

NBD:面对借款人使用虚假材料,或者被信贷中介组团撸口子,你们会怎么识别和应对?

薛俊龙:存在线下面签环节的平台,很难被组团撸口子,我们的线下经理需要面签,甚至外访,很难被撸口子,到目前为止,纯欺诈基本没有。

(责编: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