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监管两周年的重构与变革

佚名

2019-05-06 12:59 来源:中金网
?

网贷监管两周年的重构与变革

以原银监会等四部委2016年8月24日联合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8·24”新规)为节点,野蛮生长的网贷行业进入监管时代。在“8·24”新规出台两年内,逐渐形成了网贷监管“1+3”制度体系,对网贷备案、信息披露、资金存管以及资产等都进行明确规定。此后,在此基础上,针对网贷市场出现的新变化,监管政策也在不断完善和细化。

资金存管要求趋于严格

在“8·24”新规之后,2016年11月原银监会办公厅等三部委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指引》、2017年2月原银监会发布《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以下简称《存管指引》)、2017年8月原银监会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以下简称《信披指引》),至此我国初步形成了网贷监管“1+3”制度体系。

网贷资金存管作为网贷备案的重要条件,这两年存管细则也不断完善。从最初的第三方支付托管到“联合存管”再到银行存管,并且对存管银行的资质也在开展测评,网贷资金存管要求不断趋于严格。

2015年7月18日,央行、原银监会等十部委联合下发《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指导意见》,首次提出银行资金存管方案,其中指出:“从业机构应当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资金存管机构,对客户资金进行管理和监督,实现客户资金与从业机构自身资金分账管理。”

而在此之前的两年多时间里,业界对于资金账户监管的叫法一度是“资金托管”,而托管的主体绝大部分都是第三方支付。2016年8月流出的《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中将“存管人”指定为商业银行的意图明显。这之后,曾经的托管主力军第三方支付与银行开始联手,推出了盛行一时的“联合存管”模式——由银行开设平台存管账户,同时开放结算通道接口给第三方支付,第三方支付再依据平台指令调拨资金。

随着《存管指引》的出炉,宣告了这种模式最终出局。该指引强调了银行开展资金存管业务的独立性,并表示第三方支付机构作为非银金融机构,本身并不具备存管人的业务主体资格。在《存管指引》的引导下,虽然不少网贷平台签订了平台上线存管,但背后仍存在不少猫腻,如部分存管、存管隐身等问题。针对这一状况,在2017年11月末,P2P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开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测评工作的通知》,这意味着,只要是目前还将继续开展存管业务的银行,都必须要参加测评。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网贷平台接连爆雷,银行对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增量明显减少。有分析人士指出,这轮爆雷潮后,活下来的平台基本都是上线存管的平台。银行资金存管业务基本上没有增量了。

信息披露逐步完善

定位为信息中介,网贷平台的信息披露显得尤为重要,信息披露达标不仅是行业自律规范,更是网贷平台合规和备案的要求之一。监管政策对于信息披露的要求也在不断细化和完善。

“8·24”新规指出,网贷平台应在其官网站建立业务活动经营管理信息披露专栏,定期以公告形式向公众披露年度报告、法律法规等信息。2016年10月末,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也正式发布了相关信披标准,定义并规范了96项披露指标。不过,一个月后,有权威人士指出, 45家网贷平台会员仍没有一家完全达到要求。

在网贷平台信息披露积极性不高的背景下,2017年8月发布的《信披指引》对于业内关注的逾期等数据,进行了清晰界定和标准,且信批具有强制性,不再实施“自愿”原则。在分析人士看来,网贷信批以往存在统计口径不一、数据造假等问题,伴随着《信披指引》下发,平台选择性披露、美化数据、捂盖子等现象将成为历史。不过,在实际操作中,各网贷平台在信息披露方面有所行动,但大多停留在平台工商信息、运营报告等较易操作的层面,而对于难度较大的“硬指标”鲜有进展。

近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2018年上半年网贷信息披露情况。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共有119家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接入平台,集中开展信息披露。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也指出,当前P2P平台还普遍达不到《信披指引》的相关要求,行业中多数平台未能披露相关报告,表明行业整体合规整改进度落后于预期,仍然任重而道远。平台应加快合规整改步伐,先要满足监管层面的基础要求,在此基础上,再探索进行更加详细、透明的信息披露工作。

在此背景下,今年7月25日,北京市金融局下发通知称,为落实“1+3”的要求,充分披露机构的业务合规、资金合规等情况,各机构按照“1+3”的要求聘请律所、会计师事务所出具财务报表、合规报告、第三方审计报告,并在官网上披露,上述信息将作为合规整改检查的一项。

薛洪言表示,不断完善的信息披露,既能提高合规程度高、经营状况好的平台的公信力和竞争力,也会让大批合规性差或经营状况差的平台浮出水面,从而加速市场分化和洗牌。投资者在挑选平台时有了更明确的参考体系。

创新违规产品出清

“小额分散”是网贷行业中出现的高频词。“8·24”新规要求单个平台个人借款最高20万元、企业最高100万元。不过,网贷行业发展初期各类资产尤其超限额资产在监管文件出台前,早已经顺势涌进了P2P行业。

在此背景下,各类高风险的违规资产出清成为监管举措制定的重点。在资产端,2015年开始,股票配资贷、首付贷、校园贷、金交所产品等P2P网贷资产相继被监管部门叫停,现金贷业务也被整顿。在网贷爆雷潮下,监管对类活期等理财计划也加强监管。麻袋研究院总监路南指出,资产端断绝了除小额网贷外的一切可能,此前平台开发的各种花样翻新的资产端合作形式全部面临整改清退。

2017年4月,原银监会发布的《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及了现金贷、校园贷、首付贷三个类别贷款资产的管理。此外,各地针对金交所等资产类型也做了禁止规定。2017年10月,北京、广州、深圳等地区相继禁止了网贷P2N模式。除了封杀各种债权转让之外,金交所、典当行、小贷公司等多类第三方资产对接也遭禁止。分析人士指出,这也就宣告着P2N模式被终结,平台资产端进一步收窄。易观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李子川表示,P2N模式下资产端不是单一融资方,资金流向难把控。

(责编: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