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草根金融迸发更大能量

佚名

2019-06-18 15:37 来源:中金网
?

  农商银行作为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本是草根金融。我们的客户层次,决定了我们服务的是弱势群体。我们的网点多、战线长、机构分散、队伍庞大,在农村、在金融服务不充分的地方,我们体现的主要是服务,而不是赚钱。因为我们没有雄厚的低成本资金来源,我们的存款就是农民那些“几两散碎银子”,所以我们的成本不可能不高。我们的贷款,是不敢奢谈基准利率的。其实我们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在银行这个大家庭中也是弱势群体。可是我们的服务最真诚、最贴心,也最接地气。

  2019年,洛阳农商银行系统以“守初心、正本源、躬身行”为指引,创新启动“百花工程”,全年将新增贷款100亿元、通过信贷结构优化调整出100亿元资金规模,重点支持100余家优质民营企业、重点支持100余个信用村整村授信,并挑选100余名优秀客户经理进行一对一服务,解决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问题。同时,洛阳农商银行系统还将辖内10家农商银行“百花工程”进度表和工作简报(信用企业、信用村贷款投放额度及户数完成率,民营企业贷款授信和用信情况,相对应的支行行名以及客户经理的姓名、联系方式)通过当地官方媒体发布,接受洛阳社会各界的监督,真金白银投入,真情实意做事,倾力支持乡村振兴和民营经济。

  集中力量办大事。在原信贷支农支小支民营力度不减的情况下,新增贷款100亿元,信贷结构优化调整100亿元,对资产规模近1800亿元、贷款总额已达1069亿元的洛阳农商银行系统而言,确实是大手笔。诸如此类的大手笔,洛阳农商银行系统付出了很多,当然也收获很多。对居于城区的洛阳农商银行或扎根洛阳市下辖9县(其中6个为贫困县,汝阳、洛宁、栾川、嵩县4家农商银行所在县域为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宜阳农商银行所在县域为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伊川农商银行所在县域为省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农商银行而言,靠的就是统一布局,协同发力。

  面对改革难题

  2015年7月,河南省政府专门印发《河南省农信社改制组建农商银行工作专项方案(2015-2017)》,明确要求洛阳农信社“要加快推进”。洛阳农信社先行一步,迈开了改制组建农商银行的步伐。彼时,洛阳农信系统,由洛阳市农信办及下辖的13家县级农信联社和农商银行构成,既有改革的先行者,也有身处国家级深度贫困地区且规模较小的若干追赶者。如何改革?改革后是各自为政还是协同发展?还能否保持其原有的完整性?这是一个难题。

  治理创新:整合“4+1”

  组建洛阳农商银行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中迈出的第一步。如何把洛阳市农信办(省联社地市级派出机构)、吉利农商银行(2011年成功改制)、西工农信联社、经贸开发区农信联社、市区农信联社这一相对独立又复杂的“1+1+3”组织体系整合在一起再生成一个新的生命体,让其互相兼容,相融共生,这在“宁为鸡首,勿为牛后”的传统文化背景下不仅是一大难题,并且融合的过程也必然充斥着风险。

  多方给力,扫除改制“障碍”。一是各级党政部门的“给力”。洛阳农商银行的成功改制,是在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部署下进行的,不仅得到了省委省政府、洛阳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还得到了洛阳辖区县(市、区)政府的大力配合,特别是对已置换土地的处置变现,统筹兼顾,多方努力,扫除了改制组建中的障碍。二是全方位的“发力”。省政府金融办、人民银行帮助解决实际问题,河南银监局靠前指导,省农信联社不断督促、加压,洛阳银监分局主动融入、创新引导……为改制组建注入了强大动力。三是清欠不良贷款工作不断地“发力给力”。在清收盘活不良贷款这场战役中,洛阳市委市政府大力支持,2015年9月初,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站位全局,在全市法院系统开展“集中办理信用社清欠案件,全力服务金融业改革发展”的专项行动。同时,清收不良贷款行动也得到了洛阳市公安、检察院等系统的大力支持,使洛阳农信社不良贷款大幅下降。

  创新谋划,优化股权设置。按照改制组建计划,洛阳农商银行总股本设定为12亿股,每股面值1元。但在募集时出现两个问题:一是原“一行三社”老股金每股净资产不同,如何处置。二是《公司法》规定,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应当有二人以上二百人以下,但自愿入股的原股东(社员)大大超出以上范围,据统计,“一行三社”原有股东5000多人,股金确权后,自愿转入洛阳农商银行的股东就接近3500人。怎么办?唯有创新。一是在筹建期成立老股金处置工作小组,坚持以自愿合规为原则,以公开透明为前提,以和谐稳定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