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备案攻坚战有平台增资5倍 “大佬”择机入场(3)

佚名

2019-07-02 11:04 来源:中金网
?

  优质的网贷平台实力充足,无论是依靠自身还是寻找资方“合作”,都有希望入选备案的“种子队”。另一些满足不了备案试点门槛或后续发展实力不济的平台则面临着被清退的命运。

  今年5月6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深圳金融监管局”)官网发布了两则通知,分别针对“猪猪金服”等首批71家“自愿退出且声明网贷业务已结清网贷机构”“善行创投”等首批27家“失联网贷机构”进行公示。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深圳也是继四川、济南、湖南之后,第四个公示P2P网贷清退名单的地区。在此之前,4月29日四川公布了清退38家平台的消息,4月8日济南公布了清退6家平台的消息,湖南则是在去年11月8日宣布取缔了53家注册在当地的P2P网贷机构。

  新京报记者从多位行业人士处获悉,完成行业自律检查的北京地区,P2P网贷“淘汰率”在50%左右,有百余家的平台目前正在接受行政核查。从知情人士处,记者了解到,经历行业自律检查的北京地区的网贷平台,“几乎每道关口的淘汰率都在50%以上,行政核查应该也不会低于这个比率”。

  与北京遥遥相望的广东,淘汰率与北京基本相似。据《南方日报》5月10日报道,目前广东省P2P网贷正常运营机构,从年初的545家,压降至291家,压降了46.6%。

  众所周知,在P2P网贷的世界里,北京广东,一北一南均是重镇,从两地的情况中可以窥见网贷平台的基本发展情况。

  广州互金协会会长方颂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关于清退会分成两种情况,一种是几个时点不符合的网贷平台。例如,“8·24”(2016年8月24日)之后成立的、2018年10月10日之前没有交自律检查报告的、没有完成行业自律检查以及没有在2018年12月5日之前提交备案验收申请的平台。这几个时点都有明确法规依据。另外一种则是,借贷余额为零的,或者连续两个月以上没有发标的的平台。

  “但是很多中小平台不属于这两类,那么怎么去清退?对于地方来讲,如果工作方式选择不好的话,反弹就会很大,效果也不会太好,花的时间也比较长”。目前,这成为方颂眼中关于地方清退网贷平台实际工作遇到的最大问题。

  方颂希望有个比较明确的政策引导,告诉大家到底应该怎么做。“广州中小平台比较多,他们的想法就是,‘我都做了好多年了,花了很多成本,也亏了不少钱,现在让我退,我怎么甘心,那几个时点我都符合,虽然我的借贷余额可能就几千万,但是我为什么不能拿牌照?我可以引进新股东,我甚至卖掉也可以。’这种情况你怎么做?如果政策有明确的引导,这类小平台达不到标准就主动关门了。”在方颂看来,主动的良性退出才是最好的退出方式。

  4 哪种平台将胜出“股东与自身实力并重”

  目前《方案》仍没有正式下发,但网传中的方案从注册资本金等多个角度,提高了网贷机构的备案门槛及监管成本。对此,张羽告诉新京报记者,从目前的要求来看,大部分机构都无法满足。《方案》后续也可能会有一点变化,但是基本框架应该不会变了。

  除了注册资本金标准等要求外,《方案》还要求网贷机构资本金应为股东自有资金,股东不得以委托资金、债务资金等非自有资金入股。并且,《方案》规定,自通知印发之日起,网贷机构应当按照本通知要求于6个月内将注册资本金补足。

  对于“全国性经营平台5亿元的门槛费”,很多机构坦言门槛过高,超出承受能力。张羽则认为,这是相对比较合理的要求。“目前来看,网贷应该跟其他金融机构注册资本金要求的程度类似。”

  也有一些机构向新京报记者表达了实际操作中的困惑,“可是现在工商都冻结了,怎么能够做到?”对此,李宁告诉新京报记者,“增资可以,换股东和实控人不太好操作。”

(责编: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