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深圳杭州居民资金杠杆率远超100% 央行关注负面影响

佚名

2019-07-30 09:42 来源:中金网
?

“北方城市很多人买房都不会轻易贷款,怕以后没钱还怎么办。”王崎说,东南沿海是改革开放后的最早受益者,投资的氛围很浓,加杠杆投资的风气蔚然成风。

近年来,出于房价、投资等因素,我国居民杠杆率快速上涨,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重视。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公开场合表示,近年来我国一些城市住户部门杠杆率急速攀升,相当大比例的居民家庭负债率达到难以持续的水平,更严重的是全社会的新增储蓄资源一半左右投入到房地产领域。

目前“杠杆率”的统计存在较多口径,比较常用的有两种:一是住户贷款余额/GDP,比如去年11月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下称《报告》)中,各省份的“住户部门杠杆率”就是使用的这一算法;另一种是住户贷款/住户存款,即住户存贷比或居民资金杠杆率。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了29座城市(包括北上广深,杭州、厦门、成都等主要二线城市,保定、中山、威海等三线城市)的住户贷款余额、住户存款余额以及住户部门杠杆率、居民资金杠杆率等多个指标,发现厦门、深圳和杭州这三座东南沿海城市在两项杠杆率数据上都位居前列。总体上看,南方城市的杠杆率普遍高于北方城市。

需要说明的是,部分重点城市如武汉、郑州、西安、天津等,由于具体数据未公布,没有被纳入统计。

29城杠杆率及相关数据(来源:各地统计报告、公开资料)

厦门、深圳、杭州杠杆率位居前三

《报告》显示,尽管我国住户部门杠杆率低于国际平均水平(62.1%),但近年来增速较快。2008年,这一数据为17.9%,到2017年末已经达到了49%。

具体到各城市来看,上述29城中,2018年有11个城市超过了国际平均水平,有5个城市超过了80%,属于高杠杆行列。其中,杭州达到了103.2%,也是唯一一个超过100%的城市,厦门以96.3%位居第二,温州以91.1%位居第三,海口和深圳也都超过了80%。

从居民资金杠杆率来看,有8座城市超过了100%,分别是厦门、深圳、杭州、南京、合肥、珠海、苏州和广州。其中,厦门的居民资金杠杆率高达172.2%,深圳以144.4%位居第二,杭州以136.7%位居第三。

综合两个杠杆率指标来看,厦门、深圳和杭州的杠杆率位居前三。主要原因在于城市房价高、上涨快,居民投资氛围浓。

一般而言,住户贷款包括消费贷款、个人经营性贷款,但普通人能够获得的银行经营性贷款的比例极低,而消费贷款中大部分是房贷。可以说,住户中长期贷款中,绝大多数是房贷,短期贷款如消费贷、装修贷等,也有很大一部分流入到楼市领域。

此外,从近年的变化来看,无论是住户部门杠杆率还是居民资金杠杆率,快速走高的一个原因在于,“分子”即住户贷款余额的快速上升。杠杆增长持续高于收入增速,且近两年的差距有显著扩大之势。

杭州近四年住户部门杠杆率及相关数据变化情况(贷款余额、存款余额及GDP单位:亿元)

以杭州为例,2016~2018年,杭州住户贷款余额增速分别是33.1%、23.8%和44.5%,而同期住户存款余额增速仅分别为11.5%、2.1%和17.6%,前者的增速远超后者。从时间上看,2016年以后刚好是杭州房价迅猛上涨时期。

厦门近四年住户部门杠杆率及相关数据变化情况(贷款余额、存款余额及GDP单位:亿元)

再看厦门,截至2018年12月,厦门的住户贷款达到了4615亿元,其中中长期贷款3675亿元,占比80%左右。

2016~2018年,厦门住户贷款余额增速分别是20.6%、27.3%和7.8%。2016年到2017年上半年是厦门房价快速上涨的时期,楼市成交十分火热。2018年,厦门楼市高位回落,量价齐跌,住户贷款余额增速也大幅走低。

厦门被誉为“海上花园”,环境宜人,经济发达,但也因为是海岛城市,土地面积有限,寸土寸金,因此房价居高不下。猎聘近日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高端人才就业现状大数据报告》显示,厦门中高端人才平均月薪在全国位居第七,为16363元,远低于一线城市,而其单位房价却位居全国第四。

厦门房地产中介协会副会长、厦门均和房地产评估董事长王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厦门的房价收入比很高,收入水平、就业机会与北上广深有明显差距,但房价却直追一线城市,因此贷款比例比较高。而且,金融机构对买房贷款的收入情况审核比较宽松,也会让更多人加大杠杆。

高杠杆率挤压消费

不只是厦门、深圳和杭州,南京、合肥、苏州和珠海的居民资金杠杆率也都超过了100%,这些城市也是近年来房价较高的城市。

过高的杠杆率也影响了城市的消费。以深圳为例,2012年,深圳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仅次于北上广,位居全国第四,但到了2018年,深圳仅位居全国第七,被重庆、武汉和成都拉下了不小的距离。尽管存在一部分消费流向香港,以及作为非省会城市,对周边的消费吸引力不如成都、武汉等因素,但深圳居民将更多资金用于购房投资也是一大因素。2018年,深圳的住户贷款余额达19942.95亿元。

广东省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深圳居民近几年在房子、股票等方面的投资确实要比其他地方氛围浓。

央行近日发布的《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9)》显示,居民杠杆率水平对消费增长的负面影响值得关注。计量分析结果表明,控制人均可支配收入、社会融资规模等因素后,居民杠杆率水平每上升1个百分点,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增速会下降0.3个百分点左右。

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分析,应警惕居民杠杆过快上升风险。中国居民部门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经历了三轮快速加杠杆,杠杆水平从新兴市场经济体向发达经济体迅速靠拢,安全空间被快速消耗。居民杠杆的过快上升将带来银行资产恶化、金融风险积聚以及抑制居民消费增长等不良影响。

南高北低

从地域分布上看,无论是住户部门杠杆率还是居民资金杠杆率,两大指标都有一个共同点,即东南沿海城市的杠杆率普遍较北方高。

上述29城中,住户部门杠杆率超过60%的城市全部来自南方,杠杆率超过70%的城市全部来自东南沿海发达地区。

(责编: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