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4家汽车金融公司被罚145万元

佚名

2019-05-09 10:55 来源:中金网
?

  汽车金融公司2018年检
    去年4家汽车金融公司被罚145万元

  不久前,奔驰女车主“车顶维权”事件引发热议,其质疑的“金融服务费”也将汽车金融行业推上关注焦点。由于背靠汽车信贷场景,且拥有经销商的用户触达优势,大部分汽车金融公司的业绩处于上升态势。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4月29日,去年业绩数据浮出水面的汽车金融公司有7家。其中,上汽通用汽车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以29.24亿元的净利润成为2018年的“盈利王”。此外,2018年4家汽车金融公司收到来自银保监会和央行系统的7张罚单,涉及的机构和相关责任人累计被罚没145万元。

  赚最多

  上汽通用汽车金融盈利近30亿

 

  截至2018年底,我国共有25家汽车金融公司获得银保监会的经营许可。这些持牌汽车金融公司普遍由汽车厂商发起成立,也有个别具有汽车经销商和商业银行的背景。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4月29日,业绩数据被公布的汽车金融公司有7家。从目前披露数据来看,上汽通用汽车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上汽通用汽车金融”)以29.24亿元的净利润成为2018年的“盈利王”,同比增长12.29%。

  成立于2004年8月的上汽通用汽车金融,由上汽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General Motors Financial Company Inc。和上汽通用汽车有限公司合资组建。2018年,上汽通用汽车金融实现营业收入90.88亿元,其中利息收入为77.94亿元。年末资产总计1214.65亿元。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发布的一份报告称,我国汽车消费信贷起步于1995年,银行、保险公司(车贷险)、汽车经销商及生产厂家四方合作,成为推动汽车消费信贷发展的主要模式。随着汽车价格下降,加之国内征信体系不健全,导致汽车贷款坏账逐渐暴露,汽车贷款不良率大幅上升,保险公司逐渐从该领域退出,银行业也收紧了汽车贷款业务。此后,我国开始尝试通过大型跨国汽车公司组建汽车金融公司,引入汽车消费信贷理念和运营模式。

  大众汽车金融(中国)有限公司(下称“大众汽车金融”)母公司为总部在德国的大众汽车金融服务股份公司。作为首家外商独资汽车金融公司,其2018年净利润为11.49亿元,同比上涨32.07%。截至2018年底,大众汽车金融的资产总规模为692.66亿元。

  增最快

  长城滨银去年净利增1.5倍

  成立晚10个年头的天津长城滨银汽车金融有限公司(下称“长城滨银”)正经历业绩爆发增长期。2014年,长城滨银由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与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出资组建。根据长城汽车披露,长城滨银2018年营业收入为14.26亿元,净利润约为4.03亿元。2017年其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约为6.78亿元、1.61亿元。也就是说,长城滨银去年净利润同比增长了150.3%。

  比亚迪汽车金融有限公司去年实现18.65%的净利润增长。截至2018年12月31日,比亚迪汽车金融的总资产为103.43亿元,2018年的净利润为1.21亿元。

  不久前港股上市的上海东正汽车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东正金融”)披露,其在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分别取得利润及全面收益总额约1.745亿元、2.608亿元及4.525亿元。去年的利润增速为73.5%。

  在汽车金融公司净利润增长的背后,我国汽车消费和信贷空间被看好。小康股份3月份发布的一份关联交易报告书写道,我国汽车保有量规模仍然较大,尚存在一定的增值潜力。从首购需求分析,年轻人消费市场迅速崛起,首购主力由80后逐渐向90后转移。同时,90后对于利用汽车金融进行首购的接受度更高。

  罚最多

  “三查”不尽职,华泰汽车金融被罚百万

  由于汽车金融公司是银保监会批复的持牌金融机构,也不乏因业务违规遭行政监管与处罚。在奔驰女车主反映被收取“金融服务费”事件中,银保监会要求北京银保监局对奔驰汽车金融公司展开调查。

  记者不完全梳理发现,2018年有4家汽车金融公司收到来自银保监会和央行系统的7张罚单,涉及的机构和相关责任人累计被罚没145万元。

  因为董事、高管未经任职资格核准实际履职及库存融资贷款“三查”不尽职,华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领到天津银保监局的3张“罚单”,处罚日期为2018年12月29日。其中,华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被处罚款100万元。

  华晨东亚汽车金融有限公司两次监管报表错误。原上海银监局公示的处罚信息称,2016年,该公司在报送非现场监管报表时出现错报,银监局发文责令改正。此后,该公司报送的统计报表再次出现漏报。华晨东亚汽车金融有限公司被罚款15万元,作出处罚的日期为2018年7月19日。

  上汽通用汽车金融有限责任公司则因为未在营业场所公示《金融许可证》,于2018年10月18日被原上海银监局责令限期改正并给予警告。

  除了银保监会系统,央行也开出罚单。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2018年7月31日作出的两则处罚决定显示,大众汽车金融(中国)有限公司违反《征信业管理条例》相关规定,被处以25万元罚款,1名相关责任人被罚款5万元。

  对于汽车金融公司等场景机构的监管,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认为,与非场景贷款拥有明确的监管归属不同,场景贷款涉及产品生产商、经销商、消费金融机构等机构主体,客户又存在“消费者”和“借款人”双重角色,其监管相对更加复杂。尤其是经销商,一头享受着生产商的品牌优势,另一头又承载着消金机构获客阀门的关键角色,位于整个链条的核心环节。但其目前面临的监管环境,却与其重要地位不成正比。

  在苏筱芮看来,通过加强金融、工商等主体监管机构联动合作来加大对违规场景机构的监管,畅通对场景机构的投诉、维权渠道,已成为消费者保护的当务之急。

  服务费

  一辆豪华车贷款要500-1000元“好处费”

  在现有的商业模式中,汽车金融公司可以通过经销商触达汽车买家,并提供零售贷款,也可以向经销商提供贷款等服务,前者的业务规模一般较大。经销商渠道,是汽车金融公司“跑马圈地”的重要触角。

  经销商对汽车金融市场有多重要?东正金融在招股书中透露,4S经销商及合资格二网经销商的销售渠道通常与互联网平台相比,拥有更高的金融产品渗透率,分别介乎35%至40%及25%至30%。4S经销商及二网经销商的高渗透率主要由以直接沟通渠道接触消费者、购车周期中提供优质服务、灵活金融贷款产品所带动,而最终实现金融产品的交叉销售。

(责编: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