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销售乱象调查:第三方违规代销还是前员工飞单?

佚名

2019-07-04 16:37 来源:中金网
?

  信托销售乱象调查:

  第三方违规代销还是前员工“飞单”?

  “目前我们有一只房地产信托,正处于预售期,收益率为税前9.3%,可以说是近半年排前三的项目。”近日,新京报记者接到一位自称上海佑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佑旗”)投资总监的推介电话,称其公司与长安信托合作了一款项目,募集规模7亿元,目前已进入预约期,很快就正式打款。

  不过,长安信托与佑旗方面均表示双方从未有过合作。长安信托相关人士称,上述房地产信托项目尚未对外发行,也未对存量客户开始推介,且无水印和公章的电子文件均不作为公司正式对外的材料。佑旗方面告诉记者,经内部排查,发现该推介人是公司前员工,已于5月底离职,且其在职时并非投资总监,仅是一名普通销售人员,这是一起前员工“飞单”事件。

“投资总监”在微信上介绍项目。

“投资总监”在微信上介绍项目。

  与此同时,有另一位自称中融信托上海恒天财富的员工,向记者推介一款信托公司主动管理型产品。该员工的话术中变相表达了“保本”的意思,“信托公司要承担全部损失,唯一的风险是中融信托倒闭。”

  多位信托行业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监管早已明确禁止第三方代销。最早在2008年,监管就提出禁止信托公司委托非金融机构推介信托计划。此后多次发文重申并加强这一要求。

  此外,针对销售过程中的行为,《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等多份文件规定,信托公司不得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者保证最低收益。

  监管高压之下,信托代销乱象仍时有发生,应该如何治理和防范呢?

  代销质疑

  “投资总监”电话推介地产信托项目 第三方财富公司违规代销?

  近日,新京报记者接到一通推介电话,对方称近期有一个上海某地产集团在崇明岛的房地产信托正在预售期,是“近半年比较优质,可以排前三的项目。”对方通过微信向记者出示的名片显示,其职务为上海佑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

  上述“投资总监”还发来了“上海某地产项目”的尽调报告、信托合同、信托计划说明书、风险申明书、简版推介和PPT推介材料共6份电子文件。

“投资总监”提供的某地产信托项目推介资料。

“投资总监”提供的某地产信托项目推介资料。

  据其提供的电子版信托计划说明书,对方推介的信托全称“长安宁·上海××崇明陈家镇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上海某地产项目”),受托人为长安信托,融资方是“上海××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募集规模不超过7亿元。据简版推介材料显示,“上海某地产项目”预期收益率为9.3%,期限是12+6个月,100万元起投,按季付息。

  “不过,现在个人投资200万几乎都不收了,门槛上升到300万。”该推介人士称,还有大机构的资金在兜底,预计正式开售后,最多两周就能结束募集。存续期方面是12个月加6个月,“也很有可能12个月就提前兑付了”。那么,是否存在违规代销呢?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佑旗成立于2013年4月,住所位于上海市崇明区,经营范围包括投资管理、商务信息咨询、企业管理咨询、市场营销策划、企业形象策划,注册资本500万元,法定代表人是刘蕾。另综合企查查,佑旗属于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有两名自然人股东,其中刘蕾出资450万元,持股90%;张丹霞出资50万元,持股10%。

  根据2014年出台的99号文及其执行细则规定,“禁止信托公司委托非金融机构以提供咨询、顾问、居间等方式直接或间接推介信托计划,切断第三方风险向信托传递的渠道,避免法律风险。”

  需要注意的是,第三方财富公司不持有银行、基金、保险等金融牌照,且不纳入银保监会或证监会监管,并不属于金融机构。

  对此,一位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一般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是不能代销的,必须有代理许可证才可以,比如银行等。但不排除有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打擦边球,比如把潜在客户推荐给信托公司理财师,剩下由理财师来对接,就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代销。

  作为项目“总包方”的佑旗,名字不会出现在信托合同中。上述“投资总监”称,管理方是信托公司,合同上只会显示信托公司的名字。

  当记者询问佑旗是否为长安信托销售渠道时,上述“投资总监”表示,公司是“信托总包”的身份,与信托公司一起包装产品。“比如有一个政府征信项目,有可能先找到佑旗,佑旗再找合适的信托公司进行对接,信托公司对项目进行风险系数等方面的评估,可以的话,由佑旗再(和政府)沟通,把这个项目进行串接,之后派给分销商,再到信托理财师、再到客户。”其中,分销商一部分是指佑旗在全国各地的合作方。

  对此,一位信托行业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于是否有第三方财富公司与信托公司共同包装产品,有的公司制度比较灵活,不排除财富管理中心负责人就是某一个业务的负责人,那么又可以做产品,又可以找客户,“是以信托公司现有编制员工身份来进行的。”“单纯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这样做是不合规的。它们不光不能代销产品,更不能做业务。”

  对于上述推介人提及的情况,记者向长安信托方面予以求证,长安信托方面回应记者称,根据监管要求,金融产品的代销机构必须为金融机构。未经公司审批通过,任何部门及个人不得违规开展代销业务。

“投资总监”提供的某地产信托项目推介资料。

“投资总监”提供的某地产信托项目推介资料。

  公司回应

  长安信托回应“与佑旗无合作” 佑旗称是前员工“飞单”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据信托业内人士指出,信托合同和信托计划说明书在满足推介条件后是可以对合格投资者发送的,然而尽调报告、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属于公司内部资料,不允许对外发送。一般来说,公司对合格投资者发送的正式信托合同需要加盖有公司公章,没有加盖公司公章的存在伪造或者不是定稿版合同的可能。

(责编: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