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锣开市” 科创板交首日答卷

佚名

2019-07-24 11:07 来源:中金网
?

  “鸣锣开市” 科创板交首日答卷

“鸣锣开市” 科创板交首日答卷

  7月22日,江苏省南京市,股民在某证券营业部关注着行情。当日,科创板首批25股上市,平均涨幅140%。视觉中国供图

  25只科创板“选手”如期冲进“赛场”。

  今天,备受瞩目的科创板开市,华兴源创、睿创微纳、中国通号等25家企业在经过层层“选拔”后,成为了第一批登上科创板交易的企业。截至下午三时,科创板25只股票首日平均涨幅约140%,成交额逾480亿元。

  至此,作为改革试验田的科创板翻开了我国资本市场的新篇章。

  个股涨幅超500% 上午两度触发临停

  上午9:30,科创板鸣锣开市,25只科创板股票正式挂牌交易。

  一上线25只股票全线飘红。由于科创板交易前五日不设涨跌幅限制,上午开市后,科创板25家企业稳坐沪深两市涨幅榜,涨得最少的,也上涨了20%。

  开市之后,科创板部分股票一度高开低走,按照上交所发布的《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异常交易实时监控细则(试行)》,无价格涨跌幅限制的科创板股票盘中交易价格较当日开盘价首次上涨或下跌达到或超过30%、60%,实施盘中临时停牌,单次停牌10分钟。

  在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看来,相比第一天开市,科创板之后的表现更值得关注。

  “A股其他板块第一天也是没有涨跌幅限制,第二天才有,而科创板实行的是前五日交易不设涨跌停,这点投资者一定要做好区分。”此外,科创板的涨跌停幅度在20%,与A股其他板块不同,赵锡军提醒个人投资者,要对科创板出现的波动有心理预期和承受力。

  在荣盛发展首席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尹中立看来,科创板刚刚开始,个人投资者在加杠杆这个事情上要谨慎。对于科创板是否会出现高开之后回落的情况,尹中立认为,如果大部分投资者都有这个担忧,就不会在高价时大量抛售,科创板走势也不会出现这种结果。

  机构投资者要洞悉企业财务数字背后的真实情况

  科创板开市第一天,人们不仅关注科创板和个股的表现,更关注沪深两市的整体反应。

  过去的一周,A股市场表现跌宕起伏,今天,上证指数开盘报2925.79,收盘于2886.97,下跌1.27%。

  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科创板开市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按照以往实践经验来看,会对主板有带动作用,而且场外资金非常多,不用担心溢出效应。但从数据来看,科创板开市后,还是对其他板块产生了短期影响。

  张玮认为,科创板势必会对存量市场起到资金分流的作用,但科创板也会对主板中与科创板上市企业相关的影子股,起到示范效应,而两个板块之间的企业估值差异可能慢慢缩小,但他担忧,如果科创板股价上涨太高,普通的投资者可能很难判断一只股票价格是不是处于合理区间。

  在一些人看来,科创板开市后,投资者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评估这些企业的价值,“这也决定了投资者要何时买卖。”联讯证券的分析显示,目前25家企业中有20家按照对盈利要求较高的标准一进行申报,容百科技、中国通号、中微公司和虹软科技按照标准四进行申报,仅天准科技1家企业在科创板申报时采用了标准三,“市盈率这一考察指标依然是大家关注的重点。”彭海表示。

  有媒体报道,在科创板开始前,各家基金公司陆续收到《关于公募基金参与科创板投资有关要求的通知》,其中提出公募基金作为专业机构投资者,要切实发挥专业引领作用,坚持长期投资、价值投资、理性投资,严格控制投资交易换手率,保持基金产品投资策略与投资风格的稳定性与一致性,严禁跟风炒作、追涨杀跌。

  在博时权益投资主题组、投研一体化小组负责人曾鹏看来,科创板企业的特性对机构投资者提出了更高要求,机构要有洞悉企业财务数字背后的真实情况的能力,从技术能力、商业模式、产品和渠道能力多方面研究和评估企业潜在价值。曾鹏认为,与传统领域的企业相比,大部分科创板公司净利润、ROE(净资产收益率)、PE(市盈率)等静态指标方面要求不高,对投资者指导作用不大。因此,机构投资者在科创板投资中,要注重借鉴国际同行经验,根据企业的商业模式、所处生命周期不同,多维度的评估科创板上市公司的合理价值区间。

  而科创板一个重要的作用是打破过去直接由一级市场投资人单方面定价的局面,进入二级市场的企业,估值定价可能会变得更为合理,但也因此要求机构投资者引入一级市场的投资思维,对科创板企业所在的产业场景、赛道、格局做更前端的研究。

  同时,要将流动性风险纳入考量,“对流动性差的标的要严格控制持仓金额,并在合理定价区间之下分批建仓,均化买入成本。”

  IPO发行数量应和二级市场波动脱钩

  科创板开市后,有关IPO发行问题备受关注。

  有人认为,IPO的速度不宜过快,否则势必会分散存量市场的资金,对A股其他板块有影响;也有人认为,科创板实行注册制,不应该用过去的思维来看待IPO的速度。

  “年内上市企业在50家左右比较合适,”张玮认为,当年创业板的发行速度较快,但是没有带来预期的示范效应。他估算了一下,如果科创板上线50只股票,对存量市场扰动不会太大。

  “IPO的节奏主要看市场选择,一定要把IPO的数量和二级市场的波动脱钩”。赵锡军认为,监管部门不应该对大盘指数承担责任,之前A股市场的IPO速度会受股指的影响,大盘表现不好可能就暂停IPO,但科创板实行注册制,和过去备案制下的IPO没有可比性,没有必要规定一周之内非要发多少只股票,“要遵从市场选择,不用行政手段去干预。”

  在一些行业人士看来,科创板如果想符合发展预期,一定要真正实现双边市场,可以做空,也可以退市。在尹中立看来,登上科创板的企业许多都是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但科技创新领域的特点是有技术迭代,现有的企业财务数据看着不错,但企业前景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会产生比较大的业绩波动。因此,科创板的退市制度值得投资者关注。

  张玮认为,科创板所起到的示范作用不仅在“准入”方面,还包括“退出”,“在注册制上科创板已经开了一个好头,在退出上也会起到示范作用,”他指出,这也给企业合规和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企业信息披露一定要透明、合规。

(责编:佚名)